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我想看你看過的風景

我和W在冬季前往綠島,W與Y分手一年後,他想踏上綠島看看Y看見的草原、吃下牛肉麵的味道、聽見海浪轟隆隆的聲音,感受她感受的一切,或許就能知道Y在這找到怎樣的自由,於是後來決定分手。


「看看她這麼喜歡的這座島,或許就能釋懷這段四年的感情了。」

W在海風狂妄的海邊,抽起一根菸,這便是這趟綠島行的意義。





冬季綠島的景點和路途都沒什麼人,淡季堅持營業的小吃店老闆看見兩個男生生意上門,都不免好奇,多雲時而遮掩光的天氣,綠島此時不綠、不璀璨,而是一片灰,低飽和的景色,整座島彷彿是寂寞的代名詞。







W來到Y曾打工的民宿,這是這趟旅程的重要意義。

民宿因為淡季而暫停營業,埋在草堆裡的指示牌寫上Close,W在民宿的庭院裡來回,分手後一年,這個當下,或許就是兩人最貼近的時刻了,只是不再身處彼此所在的時空。


這些景色對W來說都好熟悉,卻都是第一眼看見,恍恍惚惚地,回憶與真實交錯重疊,像是走進回憶裡,W拿起手機拍下幾張照片,角落的小盆栽傾倒,他彎下腰扶正。


「她就是在這裡,度過開心的時光。」





W抽菸, 我和他相識已超過十年,我不抽菸,但我走進他的煙霧裡,感受這些思念帶來的心痛,煙頭的火花很微弱,卻在無人的時刻引人注目,如同寂寞。


W說著前女友Y的故事,Y來到綠島前,很少跨出自己的舒適圈,來到島後感受自由,成為Y人生的轉捩點,後來她又去了墾丁和小琉球,最後她的情感選擇那些島上的自由。


不過Y找到自由後,並沒有馬上失去聯絡,而是有次情人節,Y約了W,說想最後一次好好吃飯,不過W知道她在那天有了新的男朋友,於是他沒有回訊息,退了追蹤,從此沒了聯絡。


訊息中斷,時間彷彿也凝固,走不出回憶,於是日子怎麼走,都還是停留在分開那一天。








空無一人的民宿,剩下寂寞的記憶在膨脹,留下來的人總是痛苦的,吞吐雲霧之間,飄在空中的語句隨著吸吐,將記憶說成故事。


將過不去的人生說成故事,或許會比較容易面對,說著說著,最後就變成只是故事而已,也許就釋懷了。


我看見W的身影倒映在民宿有著鐵柵欄的窗戶上,那是他,被困在這座綠島、被困在這棟民宿、被困在回憶裡的他。





隔天我們逆時針騎車環島,走過大白沙、帆船鼻大草原、小長城,下到彎勾洞,最後來到牛頭三的三角點,強勁的海風之下這裡沒有樹,只有一望無際的草原,而一望無際的草原終點,是看向無限的大海,但在無限的大海上方,有著更無垠的天空。


W說起他和Y相識的過程,從分手的時間點,慢慢地時光可以倒流,回到還曾浪漫甜蜜的初始,時間的河開始流動,而W終於不再是被困在那個節點的流浪者。









W和Y是在北京實習認識的,而W是Y的初戀,當時兩人身處在陌生的他方,身上帶有著同一塊土地的氣息,於是成為彼此的安全感,一起探險、一起支持對方度過一週工作六天的血汗實習。


「可是都過去了。」W拿起手機轉過頭和我說。

手機螢幕上,是W和Y的訊息框,停留在一年前的對話,有了新的訊息。


曾經被回憶困住而凝固的時間的河,又向前流了。

「我剛剛傳了訊息,告訴她我在綠島。」





我的心頭一震,真心為自己的朋友感到開心。

這趟旅程,這個人物故事攝影專案,有了一點意義。


此時在斷崖的我們,這片草原的翠綠到了終點,以為到了終點,但抬頭,還有這片海、這片天。


我拿起相機,按下快門。


旅途來到尾聲,而我們就要離開這座島。

無論是實體上身軀的離開,或是記憶裡的意義,離開這座島。


W離開了,離開的那天不若第一天的東北季風狂妄。

天是藍的,還有光,在海上。




34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