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遇見你即是生命最燦爛之時,如煙花

阿哲是我的高中朋友,也是朋友圈中,人生路走來坎坷跌跌撞撞的一位朋友,接下來的故事,是一篇愛情故事,卻也是人生故事。





阿哲的個性用流行名詞形容,就是人家說的鋼鐵直男,高中時愛打球流滿身汗,上課被無論被沒收幾次手機或PSP,都仍堅持打電動的正港男子漢。


高中畢業,好友各奔東西,阿哲因為大學科系不合被迫休學,於是先去當兵,被班長拐去簽了志願役後發現不適合,退伍又重新把一年兵役服滿。


等到大夥都已出社會工作,聊著如何被社會蹂躪的話題,阿哲才重新回到大學,好不容易離畢業剩一學期,我接到電話通知阿哲出了嚴重車禍。


趕到醫院看他,石膏繃帶纏滿全身,而他的臉被撞歪,說話看起來很痛,嘴歪地話也說不清楚,隱約拼湊出,因為日夜打工太累,騎機車回家路上,不注意直接撞上前方的小貨車。


雖然受了不輕的傷,但他眼神依舊炯炯有神盯著天花板,那是他的招牌,再混亂的日子,他都能承受,眼神總是還會發光,休養了半年多才回到學校修完學分畢業。


那時候大夥幾乎已離開台南,在社會打滾一陣子,而阿哲家離我老家很近,於是我回鄉時,總會約他在老家附近的便利商店喝飲料聊天。


總是在深夜,即使十點之後約他,阿哲都是一口答應,便利商店裡的阿哲就像一本百科全書,幫我記得出社會前的我們所有的單純與快樂,是我離鄉背井工作回家時,卸下心防的黑夜中微弱的光。


那時的我私心地希望他都在台南,這樣我的人生迷惘時,還有個回去的方向,那夜裡發光的便利商店。


後來阿哲終於畢業,憑著在餐廳打工的經驗,他到基隆跟著朋友開的餐廳做廚師學徒,沒想到不到一個月,餐廳就因為經營問題出現內鬥,廚師們集體罷工,阿哲甚至連工作都還沒做到。


最後阿哲只好回台南,好不容易找到第一份正職工作,卻遇上工廠瀕臨倒閉、家族企業的內鬥,將近一年後逃出公司的他,找了我們一群高中好友聊了一整晚。


這幾年阿哲的人生絕不是人們會說漂亮的成績單,他總是自嘲如果回學校找老師,肯定又要被唸一頓,想起老師曾為了勸同學認真讀書,把同學叫去走廊,苦口婆心地唸了一小時,沒有動怒,就是很溫柔地叮嚀著我們這群第二志願的學生,不要再貪圖小聰明。


或許是老師當年的提醒,突然在現今起作用,阿哲痛下決心離開台南。


和我們說他知道自己的經歷不好看,因此他要去應徵外派工廠到越南當台幹的工作,去做這種不是大家都願意的工作,是當下唯一的出路,那時候阿哲已經28、29歲了。


「反正我一個人,沒負擔。」阿哲憑著這股坦蕩蕩,放棄一切的胸懷,錄取了。


「阿哲,你就要這樣離開台灣了耶。」阿哲在台北總公司受訓等到分派去越南時,我們又約了一次,這句話參雜著祝福,也有很多的不捨。


看著他背後閃爍的霓虹燈,曾經被我們丟在台南的兄弟,來到台北,接著要到更遠的地方了,他的人生終於要啟程了。


「你有想過要交女朋友嗎?」我好奇問。

「我這種人?別想了啦,誰會喜歡我?我也看開了,感情不是我現在可以擁有的,沒關係啦。」阿哲畢業後留了長髮,配上這句話,從鋼鐵直男變成漂泊男子漢。


阿哲離開台灣了,不過半年多時間,幾次往返台灣都會相聚聊聊近況,最近這次回台前他打來了電話。


「我想請你幫我們拍個照片,我要結婚了。」

「什麼!?」

「對方是越南人。」

人經歷越來越多事情,越不容易再有驚訝的情緒,不過我這次是真的在電話前面大聲叫了出來。









「可以叫他chi。」拍照那天阿哲幫我們彼此介紹。

「Nice to meet you.」


阿哲用英文和Chi介紹著大稻埕的故事,很不可思議的光景,而我就用很簡單的英文和Chi溝通,就這樣我們邊聊來到三重忠孝碼頭畔,等待大稻埕情人節煙火。


阿哲和Chi只在台北短暫待三天,正在想如何替阿哲的愛情故事拍照時,我查到大稻埕情人節煙火,想起阿哲畢業後的人生,以及遠渡重洋到越南後,遇見一個愛上她的女孩,何嘗不像是煙火?


在一片黑夜中,遇見對方,即是最燦爛之時。







「5、4、3、2、1。」

碰——,一聲迴盪於河岸兩旁、迴盪於天地的震撼爆炸聲響,炸開了黑夜,開出一朵燦爛的花,照亮兩岸的人們,白光閃爍著人們企盼的眼眸。


我並沒有出聲打擾阿哲和Chi欣賞煙花,不想因為我求畫面好看,而破壞他倆沈浸在這剛剛好遇上的情人煙火,只有事前告知阿哲他們看煙火時可以有些互動,我就在他們身後替他們捕捉,而阿哲和Chi也很擔心他倆不是專業模特,怕擺pose會尷尬。


不過,自然的情感總是最美的。







就這樣煙火施放8分鐘,彷彿看見8年,阿哲走過的人生路程,那時候我們都以為他就會困在跌跌撞撞的人生裡,旁人只能替他祈禱有個養活自己的工作就好。


想起他說,他這輩子就是這樣一個人了。

如今這對煙花下的剪影,終究還是會有愛情的。


會有的,走過人生低谷長夜,Chi的出現,便是最斑斕,在阿哲眼裡流轉如同一場煙花雨的星火微微顫抖,Chi的身影在這繽紛的顏色綻放之中。








「正因我的一生,走得跌跌撞撞,所以遇見你時,就像是煙火綻放,而繁華落盡,煙花散成煙霧,我會在朦朧之中等你,相遇在最燦爛之時,但走進繁華落盡之後,Always。」——阿哲。









18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