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這才是愛情故事的結局


「我喜歡你,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?」

「好啊!」你回答,在我面前笑地可愛,眼睛瞇起來,墊腳尖輕輕在我臉頰吻了一下,發燙地如相擁熱戀的感情溫度。


碧潭邊的台北冬夜寒冷,但皮膚感到的涼卻冷不進心裡,此時此刻我終於能牽起你的手,將你呵護成我最幸福的女朋友。

回想起這一年半的追逐,繞了好大圈才終於走向彼此,如果是愛情小說,我們已在故事最後一頁,寫上從此幸福快樂。


三個月後,我們第一次在外地過夜,夜裡到了溪頭妖怪村,參天的樹木聳立在山頭,高聳入夜,你走在我面前,場景都夢幻地不像是真實,卻又真實地讓人以為只是想像。

直到你轉過身伸出手,在夜幕的森林前,我牽上你,此時此刻我大概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,擁有自己如此喜歡的女孩,而女孩願意牽起我的手。


或許是在不熟悉的場景,又走在夜幕森林的背景前,一股神秘而美麗的情緒在空氣裡流轉,我牽著你的手拉近我的懷抱,你抬頭看我,只有五公分的距離,感受到你的鼻息,熱烈地擁吻。


一切多麼不容易,可以遇見相愛的彼此,並且願意一起向前走。


你成為我的全部,在大學生活裡彼此形影不離,深夜的麥當勞裡讀著原文書,一起穿上人生第一次的套裝,上台完成被教授刁難了好幾十次的報告。

一起經歷人生各種的第一次。


偶爾吵架,但你不會輕易離開,我才知道,你對我的愛是全部,接納我的缺點,就像是擁抱,樸實卻溫暖。


直到鳳凰花開,我們都穿上學士服,人生轉向新的方向,我要去南方當兵一年,而你要回故鄉工作。

那是人生第一次,對未來感到未知,當了22年的學生,如今身分要被脫下,一個瞬間就被要求長大,不再有被安排好的道路。


當兵的日子很枯燥,沒有自由的環境,我只能從一天少數與你通話的時間獲得陪伴,我在電話裡大吵大鬧,而你的沒有離開,是多麼堅強的事情。

後來習慣部隊的生活,而我們維持著一南一北一個月只見面兩三天的模式。


直到退伍這一天,班長特地開車送我出營區。

車上他開玩笑地問「女朋友沒有換嗎?」

「沒有。」我回答時是笑的。

「那你可以娶啦,這一年都沒有跑掉。」

我傻笑,幸福就要來臨。


退伍後我們去了日本,那是第一次我們單獨出國。

前往你嚮往的國家,就像是一起完成人生清單,就像要陪伴對方走過一生一樣,還有好多個清單要打勾。

環球影城刺激的設施,觀光圖鑑上才會出現的清水寺,陌生的國家,但只要有對方,都是熟悉而有安全感。


後來我北上到與你同樣的縣市工作,成為城市底下穿著西裝到處奔走的上班族。

你也是,我也是,成為生存的模樣。

只能在夜晚和周末,一起散步,聊聊長大與當初大學時的想像有多不一樣。


有次散步時,看見你因為工作情緒低落,我將你摟住。

「好險,我們都還陪伴在彼此身旁,至少都還能記得彼此在學生時代美好的模樣。」我這樣說,你卻沒有回話。


看著身旁的你,這城市真的很大,卻仍舊裝不下兩百萬人的夢想。

隨著工作日子的堆疊,我感覺自己就也像是這兩百萬人之一,漸漸地失去當時對未來的想像與熱忱。


記得學生時代有次一起去清境農場,我們只是住進便宜但意外高級的民宿,便天旋地轉笑地手舞足蹈,如今我花了多少錢去住比當時更高級的民宿,卻再也沒有看見彼此當時那樣燦爛的笑容了。


日子被複製貼上,直到失去對生活的熱情,散步在夜晚也只是像例行公事,出遊時的笑容都成了固定公式。


某個周日夜晚,看完電影後的晚餐散步,在便利商店旁的路燈下,夜特別黑,只剩沒有生氣的路燈燈光孤獨地照亮。

路燈下,我們聊了許久,最後尊重彼此互相道別,彼此都點點頭同意。

這次是真的說了再見,我看見你轉身離開,以為你還會再回頭看看我,但你走入黑夜,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
房間裡我只能呆坐,傾倒所有回憶,妖怪村裡你的回眸,清境農場裡你雀躍的步伐,當兵時你堅毅地等待。

我並沒有哭,只是感到深沉的失落,那些讀過的愛情故事,看過的愛情偶像劇,都沒有告訴我們,交往後的故事,原來是這樣。

不是過著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,原來相愛的故事,不是到了牽起手就是幸福的結局。


曾經分享生命的兩人,如今卻再也不知道對方走向何方。

那些相處的曾經,此時此刻到底還存不存在?


我拿起手機,想找人聊聊,打了電話卻哭不出來。

長大了,別哭,堅強點別讓人擔心。

於是這個夜特別長,我沒辦法哭到睡著,也沒辦法擺脫回憶沉沉睡去。


只能看著遠方的地平線從暗轉亮,未來不知道還會有多少個一樣的失眠的夜晚。


但成熟大人的情感是不會耽誤生活的,日子渾渾噩噩地過,上班下班加班,正確地運行,只是失去靈魂。


就這樣一年過去,我的生活終於被掏空,成為一個正常吃早餐午餐晚餐的上班族。

生活像是沒有結局拖戲的電視劇,可惜不像偶像劇浪漫。


或許這才是大部分愛情故事的結局,只是作者們沒有寫出來。

而我們要經歷多少個結局,才能真正擁有幸福。

沒有一個當下能預知未來。


城市裡,車水馬龍的聲音偶爾夾雜刺耳的喇叭聲,兩百萬人仍奔忙於生存,我也在其中。

如果人生是開放性結局,主角也許走在路中央,轉個彎會看見什麼風景。

或許看見的僅是回憶,也能在未來的回憶裡拿來細細品嘗,至少別忘記,存在的證明。


轉過彎,看見我們在那次清境農場的山谷裡的民宿,彼此相視燦爛的笑容,你又瞇起眼睛,輕吻我的臉頰。

那些回憶成為在車水馬龍的廢氣裡,如海市蜃樓一般的影像。


Charles 2019/10/30 發表於IG 相片和他的故事

任何想法回饋,歡迎到IG原文底下留言,原文連結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