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生命的挫折如重拳襲來

重拳朝阿福臉上襲來,臉部肌肉因為加速度的重量而扭曲,轟一聲在腦海炸開的聲響,意識像被人抓起劇烈搖晃,雙腳踉蹌幾步,腦袋反射下令小腿的肌肉繃緊,扎根在擂台,阿福屹立不搖。


面對對方體格上的優勢,以及更多的比賽經驗和柔術底子。

阿福的眼神自始自終,沒有失焦,緊盯著對方高半顆頭的高度。


堅定地看著對方,都沒有絕望。


下一波攻擊又要來了,張牙舞爪地,就像面對「生活」這頭猛獸。





\


「我讀大學時有額外修社工學分,後來做相關工作,面對處於低谷或弱勢的人們,總希望幫忙更多,但這些低谷卻彷彿無底洞,越投入幫忙,越讓我懷疑自己的專業,最後身心無法負荷,失去開心的能力。」這是沈重的過往,阿福停頓,等我準備好才繼續說下去。


「我的專業告訴我,我狀態很危險,得找個出口,於是我找上泰拳,或說是泰拳找上我,而我遇見一群家人。」


邊聊著,場上其他選手的比賽開始了,泰拳賽前的拜師舞,就是要讓選手有機會向教練表達感激之情。


「大家更像是朋友,我們因為一個愛好聚在一起,每年比賽都像是回家。」


聽完阿福分享泰拳對他的意義以及比賽細節後,我才從泰拳是很劇烈暴力的競技的誤解中恍然大悟。


「而且泰拳比賽看似只是兩位拳手在擂台上競技,但其實一位選手能上台,背後是有一群伙伴支撐的。」


阿福視線轉向場邊正奮力吶喊的一群人,和剛剛說著低谷時有點搖晃的狀態不同,此時阿福站得很穩。









教練在場邊大聲給予擂台上的阿福指示,夥伴們嘶聲力竭地大喊。


「阿福撐住。」


但這不是熱血漫畫,不是靠著集氣大吼就能逆轉勝,比賽漸漸分出態勢,阿福只能被動地防守,對手的拳如同暴雨打在阿福身上。


大概就這樣了吧,阿福盡力了。


我跪在場邊,阿福在眼前不到50公分處,我低頭望著相機和鏡頭,想著是否繼續按快門,好絕望。


「撐住、反擊、不要躲起來。」但場邊的吶喊沒有停下,好像沒有人覺得絕望,沒有人覺得這場比賽要輸了。


這股加油聲竄進我的血液,忽然有股能量在我胸口匯聚,我起了雞皮疙瘩,全身的血液彷彿又開始急速循環、滾燙。


「阿福加油啊!!!」我也大聲吶喊。







\


「其實我的目標很簡單:扎實地使出訓練好的動作,不要力竭、完成比賽。」阿福在選手準備區,教練正在替他纏手綁帶。


接著夥伴替阿福暖身、塗拳王油,準備告段落後,阿福閉上眼,潛進他的世界。


彷彿周遭的光都漸暗,影子從阿福的背部慢慢攀上他的後腦勺,接著籠罩在他的臉,雖然撐過幾年前的情緒低谷,但卻又在本次賽前一個月的準備遇上許多波折。


車禍受傷、確診導致肺功能僅剩72%、工作離職被主管惡意刁難,生活的陰影並沒有離開,只是在角落虎視眈眈,尋找機會襲擊阿福。


此時阿福的啟蒙教練前來,叮嚀著比賽要點,接著為阿福的蒙坤祈福,蒙坤是泰拳選手的聖物,選手也都有各自為蒙坤祈福的方法,有人拿到廟裡拜拜,阿福則是請一路支持他的人們幫忙祈福。


阿福和教練頭靠著蒙坤,閉上眼,教練的嘴裡念念有詞,場邊歡騰的背景音逐漸淡出,泰拳比賽音樂被抽離,阿福原本略顯緊張而緊繃的臉部肌肉,隨著呼吸逐漸平穩而漸漸放開,接著教練微笑拿起蒙坤,戴在阿福頭上,至此,一股神聖而莊嚴的氛圍彷彿將場上的喧嘩都隔離在外。


「所以這場比賽,我不是一個人。」








/


啪啪啪、連續三個。

連續,三個。


阿福的肘擊正中對手的臉,對方搖搖晃晃地,緊接著阿福的正拳像是衝破大氣層的火箭,燃燒著火焰,抵住無氧的壓力,打穿一片逆境。


「阿福就是這樣,繼續進攻。」沒有間斷片刻的吶喊加油聲,無論劣勢或進攻途中。


連場邊賽評都跟著轉播逆轉的情勢「阿福拿回這回合的主導權。」


對手速度慢了下來,防禦也開了一點,想起阿福提到在工作之餘的空擋都投入練拳的堅毅。

「這場比賽最大的目標就是好好比完。」


阿福的攻勢逐漸駕馭比賽,忽然賽末鐘聲打響,裁判將兩人分開。











\


我和阿福步離會場,黃昏的夕陽走進火車站,歷經高強度的比賽,阿福的臉顯得疲累,髮絲在夕陽輪廓光下絲絲分明而紛亂。


不過他的表情與勞累的模樣相反,滿足的笑容漾起,他回想起比賽結束那一剎那。


「阿福手舉起來,歡呼!」教練在場邊吶喊,阿福聽到後接著手舉起,狂亂的頭髮四散,仰著頭享受完賽的這一刻,汗水隨著仰頭揮灑在擂台上,在光線之中閃耀光。


夥伴們在台下跟著爆出吶喊,迎接阿福下台。

「輸了比賽,還舉手下台,也是有些好笑。」阿福在車站靦腆的笑。





「不會啊!很熱血的比賽,在賽前這麼多突發狀況下,還能比起上一場表現得更好,已經是很重要的勝利了。」我真心地被深深感動。


「不過,接下來還有其他挑戰,我得可以順利離職才行。」

泰拳競技再激烈,對手的重拳再重,也都比不過生活中的挫折打擊來得重,阿福分享離職過程的不順利時,世界不公平的樣貌彷彿一記重拳。


「但我檢視照片,發現一件事情。」夕陽在火車的窗框忽明忽滅,阿福看著我,等著我開口「這麼多場比賽,只有你被對手擊中,眼神也不曾潰散,仍舊有神地緊盯著前方。」







火車哐啷,將我們從擂台,載回真實人生競技場,那裡等著的是遠超過好幾個量級的對手。


唯有面對更高量級的生活挫折,我們才能成長,我們並不一定每次挫折都能獲勝,但如同阿福堅持的。


堅毅地迎擊並完成生活帶來的挑戰,就是一次生命的勝利。




1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