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生命有限才能砥礪出燦爛

已更新:4月3日



「我要注射囉,只有一下下,你準備好了嗎?」綺俏皮地說,我拿起相機準備按下快門,比要打針的綺還緊張,正午的長庚醫院外路旁,很日常的場景,量測血糖、調整胰島素劑量後,她按下針筒,我按下快門。



綺是第一型糖尿病友,她在我的人物故事委託提到,希望讓我拍下她注射胰島素的樣子,讓更多人認識這病、陪伴更多病友。



每吃一餐前,都必須注射胰島素,有些人控制比較嚴格,甚至吃下一顆糖之前,也會打針,為了準確知道身體狀況,必須先用血糖機的細針紮一下手指,量測血糖後,並根據等會要吃的東西,選擇適當劑量的胰島素,注入體內。



綺將他的手指頭舉到我眼前,看見許多細小的針孔,都是從國中確診之後,累積的痕跡,發病的當下,綺沒想過是糖尿病,只覺身體不對勁,體重急速變化,同時也不斷想大吃,吃多喝多同時也尿得很多,直到某夜身體又出現異樣,本想掛急診,沒想到下車還未走到急診室,便失去意識。




醒來後,還未意會剛甦醒的真實和昏厥的交錯,便轟來的巨變「你是第一型糖尿病患者,這是不明原因體內細胞互相攻擊,沒辦法治癒。」還是國中生的綺像是站在審判台上的無助,必須終生與胰島素當朋友。



那時候的胰島素還是傳統的針筒式,像打疫苗的那種針頭,綺從加護病房出院後,父母親不敢注射,無助之下只好求助巷口藥局的藥師,雖然藥師很親切地說之後可以找他幫忙,但綺知道終究要學會獨立完成,再害怕,也得不害怕。



或許是還不知道如何面對這件事情、或許是不想讓人擔心,綺和朋友出去吃飯時,總會找藉口躲到廁所,一個人偷偷注射完胰島素後,再回到座位一起用餐,說說笑笑地用餐,好像一切都正常,但只有綺的內心獨自知道剛剛躲起來的一切。



那時候除了家人幾乎沒有人知道綺確診了第一型糖尿病,甚至開始工作後的主管也不知道。



直到,前幾年,綺的主治醫師總會約病友們一起爬山,綺看著其他人,或許是被感染了,一群人一起面對這一生的課題,他們沒什麼的樣子,投入在山林享受每一刻的模樣「其實我們的生活除了回診、注射胰島素之外,也和一般人沒有不一樣,一樣可以喝手搖飲、跟你一起吃火鍋。」











我們在火鍋店用午餐,綺和我聊著這一路來的心路歷程,她想藉由這些照片,紀錄自己的模樣,也鼓舞更多病友。



「但你這次回診,眼睛狀況還好嗎?」「那接下來要獨旅去馬祖,要怎麼知道攜帶多少劑量的胰島素呢?」「萬一這次劑量不夠時,會不會怎麼樣呀?」



我有很多的疑問和擔心,但綺總是笑笑地說沒什麼。


「以前我也會很擔心自己一個人的情況,擔心出了事會沒有人可以幫忙,畢竟糖尿病友受傷的話,傷口不容易癒合,而且說實話,身體還是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,但其實一路下來也都沒事呀,現在沒事就好。」



現在沒事,就很好了。



我是個容易想很多的個性,看著綺想著他的身體應該需要擔心更多,但或許就是這樣,才不應該想太多,那只會失去更多每個珍貴的當下。



「所以現在的我,想做的事情,就去做,看到這個人物故事計畫,我就報名,想替自己留下影像、我很喜歡寵物,看到寵物繪畫課程就報名去嘗試,生日時我沒去過馬祖,就安排獨旅去看看。」



那天的拍攝是我人物故事最快的一次,注射一針胰島素不過三十秒內的事情,卻是綺一路走來十幾年的縮影,也是影響我很深的一次拍攝,是一種生命教育。



生命是有限的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命限制,有形的身體困難、無形的精神困頓,正因生命如此有限,我們才能因此砥礪生命的火花,製造回憶、燦爛一回,便是人生的意義。



2023.8月 Charles人物故事紀實攝影計畫Vol.18






ps.後記:


我完成貼文後先傳給綺看過,她也和我分享成功減掉十一公斤的好消息,我想起來拍攝那天她提到正在控制飲食努力減肥,因為糖尿病和治療的關係,體重很容易增加。



有時候我們表面看到的不美麗,其實可能都是眼前人的無奈,但想到她依舊是笑著跟我說這些事情時,就又再次被坦然的生命力給感染。

4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ความคิดเห็น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