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我要和你走過十年才與你相戀

「當了你十年的朋友,才走在一起,但這十年的生命沒有白過,只是讓我在風風雨雨的日子裡,更深刻知道牽起你的手有多重要。」





今天我和Y以及W來到下著雨而茫茫的大稻埕,這裡是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,想幫他們拍照紀念這段愛情故事。


「十年前的時候,你有喜歡我嗎?」

「那現在,你喜歡我嗎?」

「我們現在,在一起好嗎?」


這段對話是他倆愛情故事的最佳註解,也是我聽過的告白詞裡,數一數二浪漫的,浪漫的不是詞藻,而是其中包含的時間維度,如此長長,如此代表一段生命歷程,經歷過生命歷程的愛,就像咖啡萃取,一點一滴,雖然苦卻能回甘。







十年的人生,想必繞過很多彎,很多當下看似就這樣的風景,在十年後卻用不同面貌,在轉彎處以看似被注定好的浪漫命運與你相遇。


拍攝前,我和室友以及Y和W在大稻埕的咖啡廳,先聊聊他們的故事。


10年前,Y和W一起在南部的大學讀書,是同一個社團的夥伴,因為一起兼任家教而熟識,固定相遇在早午餐店,學生時代的記憶總是清新,那時候雖然熟悉,也常聊天,卻沒有走在一起。


「就是朋友吧。」Y說,不過假如回憶有味道,那時候的味道就是全糖的早午餐鮮奶茶,此時W卻在旁放了個冷箭「那是因為你過很久才知道可以調糖冰。」


「當時真的是肥死!」Y聽了後拍著手用整張臉的所有肌肉笑著,W是工程師,我發現他說的語句果然像是一段程式碼,只不過是一段可以啟動Y快樂開關的程式碼。


而Y的大笑,總是容易地暈染今天拍攝的氣氛,感染了W,感染了我,此時咖啡廳外頭雨滴聲響的頻率由快而慢,我們踏出咖啡廳,時間已走進日夜交界時刻,Y繼續說著故事,也已推移到十年之後。






後來他們都離開那回憶裡,無論是氣溫或心情都燦爛的南部,來到生命的另一個階段,這階段生命開始有挑戰、有挫折,卻還有彼此這位朋友,又再次出現在生活圈之中,所以即使身處陌生的臺灣北部,卻也仍有安心感。


命運這詞,聽來玄妙,卻是愛情故事裡最合適的詞彙,在人類知識可以企及的時間線上,事件是不可逆的,於是生命裡的很多美好,或許都是被寫在剛剛好的時間節點上。


而這場戀愛,就是剛剛好地出現在相識的十年後,感覺不斷變化,相處的氛圍逐漸質變,而這場浪漫的情感,Y最先感受到的是。


「我就想說奇怪,他怎麼突然變這麼大方,switch還說直接要借我帶回家玩。」很真實的註解,我聽了大笑。


大稻埕碼頭邊因為雨夜人煙稀少,我們邊散步邊拍走過拱橋,來到腳踏車道,對岸三重的大樓燈火被空氣中的雨滴映出好幾顆圓形光點,在河岸上飄渺搖晃光影。








「這裡就是我們第一次牽手的地方。」W手指著眼前的草皮「就在這裡,不過和那時候不同,那時候有狗。」

「所以是為了閃狗?」

「好險有那隻狗,才能不尷尬地牽起手。」


第一次牽手的那天,是Y和W在一起的隔天,當時他倆分隔兩地,W特地北上,帶著花,和迫不及待卻無法表露而包裝在緊張外表下的悸動。


我拿起相機,彷彿看見那一天,W牽起Y的手,小跑步向前,Y的長髮隨著步伐和時間緩慢地在空中甩動,雖然驚恐,卻大笑往前,W瞇起眼睛讓嘴角上揚,Y手中的花跟著笑聲掉了幾片花瓣,在那天美好的空氣裡鮮豔,其實那隻小黃狗在身後似乎也無惡意,吐著舌頭的嘴看起來在笑。


喀擦——快門聲定格住他倆再次牽手的瞬間。





台北的雨勢忽大忽小,我請他們站在貨櫃市集附近的水窪前,背景的燈光閃閃,將相機拿低,拍下W在傘下摟著Y的樣子,雨絲在光線下分明,點綴浪漫,完成我心中今天最愛的一張照片,拍攝也逐漸到尾聲,我們往碼頭出口走去。


「那你們是怎麼在一起的呢?」

Y和W相視而笑,最後是由Y開口。


我們已步行離開碼頭,逐漸走進霓虹閃爍的市區,因為雨水的反射,城市都折射著五顏六色,對街的路燈倒數,W牽起Y的手,雨又下了下來,蓋住聽覺,視覺被浪漫的背影和光點遮蓋。


那一晚。

「十年前的時候,你有喜歡我嗎?」

「那現在,你喜歡我嗎?」

「我們現在,在一起好嗎?」


「好啊。」




5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aire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