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我就要回到愛人身旁



我躺在床上,白冷的燈光刺進眼裡,眼睛有點不舒服地半睜半閉,身旁儀器規律的聲音嗶嗶作響,儀器上的數字在倒數。


如果生命有章節,那我是停留在最後一頁了吧,如果生命是首樂章,我想已經演奏到了最後一小節。

醫生正慌亂地在我身上進行各種檢查,護理師在門口進進出出,喧嘩的聲音逐漸變成了矇矇的模糊聲響。


隱約間我感覺到有人跑來了床頭,左手邊的是大女兒和他的老公,床尾是我的孫子,他眉頭深鎖,醫生抬起頭和女兒說了什麼,我看見他眼裡流露出的哀傷,在因為眼淚而晶瑩的眼眶打轉。


我想伸起手摸摸他的頭,沒想到抬起手竟然要耗費我這麼大的力氣,我皺著眉感覺全身在顫抖,89年來從未感到如此吃力,像是要舉起生命的重量。


抬起手的過程,遮住頭頂的光線,我看見滿布細紋的雙手,那條被稱為生命線的掌紋,如今也已經成為了複雜的網狀。

交織成了生命的形狀,我就說嘛,生命怎麼會只是一條直線就能說完的呢?


想起國小時,在學校川堂寫著生字本,那時候認識世界的方式就是課本,我看見生字本旁的鉛筆盒裡,有自己手做的DIY戰鬥卡片。

幾個孩童跑過去,他們嘻笑的聲音將我帶進國中叛逆的時代,翹課打架的喧嘩聲在學校的後門,血氣方剛的我以為已經認識了全世界。


那一年傷透父母的心,好險後來考上了前幾名志願的高中,他們才原諒了我的年少輕狂,說也奇怪,分數好像就代表成就,那時候我們認識世界的方式就是對方的大考成績。

升學補習班裡埋頭寫著習題,我暗戀坐在我左前方的女孩,他綁著馬尾,白色的制服因為夏季的汗水,隱隱約約透著對男校學生的誘惑。


可是我始終沒有上前認識他,只知道他考上台大,我只上了不高也不低的國立大學,所以回憶裡他始終沒有臉,只有背影。

而我的一生其實也就是這樣,沒有頂尖的成績,但倒也過得不差,就是個普通人。

大學時修滿了三學分,課業社團和戀愛,我永遠記得初吻的那一刻。


電影院散場的小巷裡,我告白送出的卡片被女孩接下的那一刻,心臟震動的全世界都在搖晃。

一切都是如此自然,女孩閉起眼睛,我們相擁,雙唇輕輕相接,沒有美國電影的濃情與纏綿悱惻,但我感受到女孩的鼻息,雙唇的溫度,和我們的愛。


後來畢業,我離開就學的縣市,怎麼知道的人生就像按下複製鍵,每天都是被複製貼上一樣的單調,穿著西裝在辦公大樓奔走。

那一年初戀的感覺被我遺忘,就連分手那天女孩哭紅雙眼的表情都被記憶抹煞,追逐在業績的數字間,大學的女孩已經被我深埋在青春的記憶裡。


直到我以為事業就要代替人生的時候,在同事朋友家的聚餐裡,我遇見了你。


那是成熟的相遇,卻又有一點青春的悸動,沒有太多需要費心的過程與鋪陳,在見面的第三個晚上,我和你褪下了衣物,化為浪漫的形狀,而我就像生下來便是為了在這一刻愛上你一般,注定要與你相愛。


註定要與你成為一起相互扶持的夫妻。

那一刻我又找回生命的意義,我們生了一位女兒,直到75歲的那一年你離開我。


失去了你,我才感受到靈魂的重量,後來我常常在公園看著秋天的落葉和感受冬天的寒風,卻好像已經忘了春天的盎然與夏日的奔放。


女兒後來出國工作,偶爾會來看看我,而我始終在等著這一刻,我拄著拐杖,尋著你的身影,88歲那一年我突然倒下,救護車的聲音喚醒了我,睜開眼便是眼前白色又冰冷的病房,我在醫院裡度過了89歲的生日。


還記得那一天女兒和一些公園裡聊天的老友都到了,女兒抱著我說要我長命百歲,但其實真的想好好地跟她說聲對不起,這是第一次身為爸爸的我,無法答應的請求。


我知道我就要回到愛人的身旁了。


我看著掌紋,終於將手放上了女兒的頭上,這一個動作好重,女兒啊你知道嗎?原來這就是生命的重量,從課本認識世界,再從分數認識世界,直到學會從愛情認識世界,再從女兒你身上認識世界。


直到要離開生命了,才用生命再認識世界。

而我把我這一生的重量放在你身上,因為我是如此愛你。

但我願意坦然面對自己生命的消逝,只要你不忘記我,我就會活著。


我願意坦然的離開,因為我是如此深愛著你的媽媽,我的太太,我的摯愛,如果離開生命是為了與他再相遇,那這樣的分離竟是如此浪漫而美好。


我的手指頭感受到女兒的髮絲,再到髮尾,眼淚滴在我的手上,一滴兩滴三滴四....,我好像感受不到眼淚滴在我手上的感覺了,我好像看不太清楚了。


床邊站滿了人們,小學時打球的朋友,國中打架的損友,當兵時的同梯,工作的同事。


大學的女孩也在呢!我走上前,向他鞠了躬,謝謝你帶給我愛情,讓我能成為足夠與我未來一生摯愛相見的男人。


「寶貝,你在跟前女友偷偷做什麼?」

忽然我耳後傳來了等了14年的聲音。

我顫抖的身軀,眼淚奪眶而出,轉身你就在面前。


我們都是30歲那年美好的模樣,眼神炯炯,雙頰光滑,你仍舊如當初相遇時美麗,不知道我是不是和以前一樣讓你喜愛?


你走上前,吻上了我,我們交纏,我等你等了好久,我對你這樣說你也和我這樣說。

四周的畫面都在旋轉,醫院的背景不見了,而我和你正在空中飛翔。


你是我一生的摯愛,而我用盡一生,終於在生命的盡頭,又看見了你。


Charles 2019/9/15 發表於IG 相片和他的故事

任何想法回饋,歡迎到IG原文底下留言,原文連結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コメント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