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就要說再見


花了十二個小時,飛機終於降落,睡了又醒醒了又睡,恍惚的過程偶爾看見你的身影,依靠在飛機窗邊,讚嘆這座小島的風景。


這是我第二次踏上這座海島,記得你在網路上看到小島介紹時,便興奮地說要來這,因為我喜歡海島。


我走進市區轉角的餐館,點了花枝燴飯,這是上次來最喜歡的一道餐點,那時你喝著罐裝的果汁,讚嘆熱帶國家的果汁不用現榨都好喝。

吃飽後便回到民宿休息。


距離上次來到這座海島,老了幾歲體力更加不堪,一看到民宿的床便又倒了下去。

不知睡了多久,身旁的棉被有了動靜,你把馬尾放了下來,是準備要入睡的模樣,睡眼惺忪地看著我,身旁白色棉被包裹著我們,可以感受到彼此之間鼻息之間的吸氣與吐氣。


隔天起了大早在碼頭與船家碰面,是上次熱情的夫婦,他們仍舊熱情地經營包船旅遊,不變的事物總令人放心。

上次導遊說要帶我們去市場,你替我買了我喜歡的淡菜蝦子,這裡的海鮮便宜又肥美,我們每買一攤就驚呼一次,開心地天旋地轉,這次船家也一樣帶我到市場採買。


接著上船,海一樣蔚藍,眼前不斷展開的無窮盡頭的地平線如同上次。

「Why alone?」上次那位熱情的導遊婦人坐到我身旁。

風聲突然安靜下來,我轉頭看他,到了海島第二日,此時此刻的問句,我才從恍惚回神,看著整艘船,只有我和船家們,你已不在。


我意識到原來已經好久,而我也欺騙自己好久了。

想著要用英文解釋麻煩,我只說「It’s free to me.」


Free這個英文單字此時變得萬用,聽來也帶有一點豁達,好像我已經自由。

導遊婦人意味深長地看著我,拍拍我然後回到船長身旁。

他們夫婦獨立經營一艘小小的船,記得第一次上這艘船時便十分喜愛,船的四周都用紅色的小碎花布做成窗簾,那一次你上船便開心地和導遊說「A cute boat.」


船到第一站,地形特殊,礁岩圍繞成一座湖泊,冰冷灰色的岩石嚴峻地刺向天空,上次你說就像魔戒的末日火山,像是一趟驚險萬分的冒險。

我在水裡游泳,翻過身用仰式的方式,讓太陽曬在身上,想要讓熱烈的陽光蒸發我身上所有的回憶。


可是回憶卻是越曬越清晰,我以為這趟旅程可以讓我好好地說聲再見,卻覺得自己就像溺水,在回憶的湖泊裡越陷越深,驚覺不能再這樣下去,我趕緊游回船上,繼續下一站。


眼前的景色仍舊如此震撼,清澈卻又有漸層的藍色大海,無垠地在身旁像世界盡頭展開,經過的島嶼擁有千遍的地形,在台灣從未曾想過,甚至無法想像的美麗,船隨著浪起起伏伏,經過幾站後,我們來到海中央,是導遊的私人景點。


附近沒有其他船家,海面平靜地像是一面藍色鏡子,底下卻是一大片珊瑚花園,我還不太敢脫救生衣在大海游泳,就這樣飄在海面上,我想起那一晚的路旁,看完電影的晚上以為是日常的一個晚上,卻成為分開的起點。


接下來幾個月,日子還是正常過,也沒哭幾次,比起學生時代的分手,那種好像生命被剝落的感受,我努力維持正常生活的節奏,這大概就是所謂成熟大人的愛情吧。


也不是沒有人伸出援手,但我覺得自己並沒有事,埋首於工作中,什麼事情都不想,以為自己早就痊癒。

直到那一天,我整理自己印出來的相片,看見最後一次出國到海島時,你在我身旁笑得燦爛的臉龐,我的手用力地揉住相片,我以為這樣就能不哭。


然後便大哭了起來,被攔住的回憶就像水庫,此刻潰堤,隨著淚水全部湧現,從分開的起點便停止感受情緒的現在,我哭倒在床上,覺得自己溺水了,喘不過氣,就要窒息。

我拿起手機,裡面有很多想要關心我的人,但我每次都擋住他們,再也沒有人走進心裡。


我不知道為何想要再回到這裡座海島,是怕回憶消逝,還是想要找尋那能感受情緒的自己,又或只是念舊,整路都想著上次旅程,你做了哪些事,我便在這次的旅行,複製一樣的事情。


此時此刻的我漂在海面上,導遊也躍下水面,游到我身旁「Take off!」他比了比我身上的救身衣。

「No.」我還是會害怕。


「It is ok!」導遊往前游了一點,然後回頭對我招手「Be better than before!」

「You can!」


我楞著,想著這次幾乎一模一樣的行程,我潛下去,雙手顫抖地把救生衣扣子解開,身體突然不再有浮力支撐,一陣手忙腳亂,喝了幾口海水,像是那天晚上所有回憶強迫灌進腦海裡一般。


你的馬尾,你的笑容,你的氣息,你的擁抱,你的吻,你的笑容。

一瞬間湧上來,達到最混亂時,一切軋然停止在一片黑暗,我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海流將我支撐,浮上水面,我專注在自己的換氣和游泳的動作,雙手撥開海面,雙腳踢動水波。


此時我徜徉在大海裡,眼前的珊瑚礁都是我能探索的領域,五顏六色和萬變的形狀,我抬頭換氣看見太陽在遠方呼喚我,我吸氣下潛看見未知的世界。

就這樣,我忽然得到Free,這個瞬間,我也擁有更遠的世界。


上了船,導遊對我比出兩隻大拇指「Very good!」我笑了笑,眼角泛淚。


「Time to say good bye, right?」

我雙脣顫抖,說了「Yes.」


夕陽已經要沉入海面,我慢慢地走到船首,在面對所有的回憶之後,我終於脫下救生衣,原以為會溺水,卻得到自由。

在說了再見之後,我終於重新擁抱世界,此時此刻我感受到嘴角掛著笑容。


那是好久不見的自己。


夕陽溫和,船要駛離,我對來的方向大聲喊出。

「再見。」


Charles 2019/9/7 發表於IG 相片和他的故事

任何想法回饋,歡迎到IG原文底下留言,原文連結

1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