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少了一隻翅膀的飛翔

「就算有天生疾病需要拄著拐杖,我也要在海邊跳舞。」



出生被診斷罕見疾病,必須不斷開刀將持續腫脹的左腳削掉一塊又一塊的肉,一次又一次的手術,如今28歲仍會不斷滲血、流組織液。


眼前的傷疤蔓延至大腿,雲後的光將傷痕映照出陰影,如此立體、鮮明,緩緩蠕動,乃至張狂舞動,彷彿火焰紋身,燃燒成生命的光。



「一天要換藥十次吧,每次開刀完,麻醉退了,我醒來,都是一次失望。」家淇在海邊,準備跳舞前和我說起她的故事,她的聲線是輕柔、可愛的,用如此少女的聲音,說出生命無法承受的重量。



「好失望,為什麼我又醒過來?」









/



海風狂妄、浪花層層,從腳邊綿延到足以觸碰到天的遠方,海天之間、蒼穹之下,家淇隻身,影子被拉長從海那端向後延伸,家淇閉上眼抬起頭,讓陽光捧起臉頰,讓音樂從耳際流竄,至腦中、至靈魂深處。






緩緩地,左手撐著拐杖,右手腕溫柔地轉動,接著是腰、胸的擺動,家淇的右腳開始搖擺,正當幅度越來越大時,彷彿整個人都要隨著音樂舞動時,裹著厚重紗布和防水措施的左腳拉扯重心,家淇踉蹌,趕緊用拐杖撐住全身。



又來了,一如既往地,左腳又絆住了。






「從小到大,對一般人來說只是簡單小事,對我都是奢侈幸福。」我們蹲下來,再次重新調整紗布和繃帶、也讓家淇喘口氣,但我看著他嘴唇已經失去血色,畢竟光是要從提防走到海邊,就已經耗了很多力氣。






「果然,在海邊跳舞,對我來說也沒有想像中簡單。」


「沒事,我們還有很多時間,慢慢來。」我壓著紗布,盡量給予支撐的力量。



「小學要戶外教學時,我很期待,學校卻不准我去,因為我的身體,大人怕出事,於是僅僅是一個小學生的我,居然和學校談判說要簽“切結書”,保證責任不歸他們,最後學校簽了,但條件是父母要一起去,於是我還是成為同學中的另類,沒有人想跟我一組,戶外教學,最後還是不好玩了啊。」



「考大學時也是,我想要讀拍片相關科系,但無論是準備考試或即使我成功考上,所有人都勸我不要選拍片相關的路線,要我當宣傳、要我寫劇本,可是我想要的就是拍片啊,老師甚至跟我說,要我看看李安,是男生、有力氣、身體健康,而我都沒有,我怎麼拍片?」



/





我聽著這些故事,手裡壓著家淇的紗布和繃帶,是一個如此有想法和熱情的靈魂,卻被囚禁在斷了一隻翅膀的身軀,多麽巨大的無奈,那是再怎麼努力,都必須只能更努力的無奈。



家淇將繃帶塞回包包,單腳施力、撐著拐杖起身,過程中我不打擾或伸手,這是屬於她的時刻,我相信她能做到,也讓她全然地投入屬於她第一次泡進海水裡,舞動身軀的時刻。



她的手綁緊在風中舞動的長裙帶子,戴上耳機,背景的海波光粼粼,她走過的腳印,有些特別,專屬於她堅毅的印記,當家淇走到海浪的前沿時,她放下拐杖,跪倒在地,雙手捧起沙,蓋住身體將自己逐漸埋進沙堆中。














/



右前方的夕陽斜射拖曳出家淇的跪姿,在台南空曠的無名海灘,天如此寬、海如此廣、身後的沙岸如此寂寥。



滄海一粟。



或許正因如此,對比這大千世界之下的單一形體身影,才堅毅動人,再怎樣渺小也面對廣闊世界,再怎樣不便的身軀也裝有自由靈魂,生命是因此發光如海浪激盪出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浪花。



一層又一層、一次又一次,砥礪出堅毅的生命力。






「後來,我因為一位醫生,開始學習接受自己、與自己好好對話,我才發現這麼多年來,連我自己都拒絕我自己。」


想起剛剛家淇和我說的人生轉捩點。



眼前的她跪著、趴著,舞動身體的幅度更大了,整個人都已融入在流轉於狂風的旋律之中,撐著拐杖在海邊跳舞很困難沒關係,那就放下拐杖,將自己和沙融為一體,這是屬於少了一隻翅膀,也能在海上飛翔的舞姿。



「當我與自己對話,接受自己時,就那麼一瞬間,一切都不一樣了,我的心開闊,不再怨嘆為什麼我必須承受這些,於是以前常常生病發燒,也都不會了。」



左手一蹬,家淇重新站起來,此時的她已不只是在海邊,而是走進海裡,我跟了上去浪從我身後打來,顧不得全身和手裡相機被打濕,我在當下渾然不覺,就這樣快門聲、海聲、家淇的舞動,交織在一起。









海風將她的髮打散在空中、海浪和沙將她的裙擺染上一塊又一塊骯髒卻踏實的印記,狂妄的海風呼呼、層出不窮的浪花轟轟,都被靜音在千里之外,一切都安靜,一切都沒有,只有此時的我們,和眼前熱愛的事物,感受到自己最內心的呼喚,那是一生的追求、那是我們願意用生命去感受、去完成的事物。



她和我此時都完成屬於自己的生命作品。



\



海風漸歇,家淇坐下在浪的最前沿,身體泡在海水中,她哼起悠長旋律,海風將歌聲送到天空的深處,也穿進我的靈魂底部。



安靜片刻,家淇轉過頭對一樣泡在海裡的我說:

「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大海,原來是這種感覺,謝謝你幫忙,一起完成。」



她的嘴唇發白,臉無血色,想必放盡氣力,但她瞇著眼睛笑,我真心替她開心,也真心被感動、真心感激。


「我才應該謝謝你,讓我參與這段意義非凡的下午。」我跟著笑了。



夕陽在低空雲層之間,四散成浪漫的斜射光染紅了天,彷彿是家淇如此努力面對生命的美好獎勵,海風也變成溫柔的擁抱,海水變成輕輕的安撫。



好美,是大自然的美,是人類生命堅毅感動的美。


活過人生這一遭,一切都值得。







-生命圖書館攝影計畫Vol.21

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Kommentarer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