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人類生命中最大的謎團是情感


你將髮尾順著風撥到耳際,站在我身旁,嘴裡哼著這兩天你常哼的時間簡史。

你是同事這次相約兩天一夜登山同行的夥伴,我們站在山上草原最頂端,瀕臨著海的山線看遠方一道又一道的海浪緩慢地打向岸邊,這是遇見你的第31個小時。


回想大概在相遇的第1個小時與你搭上話,前往登山口的區間車上,我們被人潮擠在一塊。

彼此的身高大概差距15公分,我看著你看著車窗外的鐵皮屋,一棟又一棟認真數著。

「快到桃園了。」數到第28棟時,你轉頭跟我說。


我神情訝異,你趕忙解釋「我通勤上班,無聊都會數房子,我是個奇怪的人。」

你說奇怪但我覺得有趣,我無聊時都在看Youtube而你在數房子,正想說出口但怕自己這樣顯得科技冷漠,趕忙說「你眼睛真好。」


後來我並肩站在你身旁,跟著數房子,直到目的地。


登山過程對我來說不太輕鬆,必須小心翼翼地調整呼吸,稍不留神我已經離隊伍有些距離。

因為太專注在痛苦的換氧動作,直到步道轉彎處抬頭才看見你在隊伍後端回頭,我揮手示意你們先走。


然後你停下腳步,大概是相遇的第5個小時。

「給你,喝點水。」俐落地你把水壺從我的背包抽出。


「你不常運動?」你的馬尾在我眼前晃過,一屁股坐在旁邊的石頭抬頭問我。

我點頭,然後尷尬地笑,我不常爬山,只是因為同事盛情邀約,才勉強參加。


「我等你吧!休息一下,這裡本來就不好走。」後來知道這不是你第一次爬這座山。

陽光正好,光線透進把眼前的樹林綠色都映照地青翠,我擦了擦汗「真的很久沒出來走走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喘口氣才有力氣正式和你致謝。

你搖搖頭說沒關係,繼續開口「我在貿易公司當會計,你和宇哥一樣在電腦公司當工程師嗎?」

這次換我搖搖頭,我不是工程師,是業務。


相遇的第5個小時,我認識了你。

後來我們在隊伍最後方並肩走著,我聽你說會計工作的無趣,我和你說業務工作的無奈。

聊到沒話題了,你稍微加快腳步往前走,聽見你哼著歌,旋律輕柔緩慢,歌詞卻深長而浪漫。


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歌,只覺得好聽,聽幾遍後跟著哼。

你聽見驚訝地轉頭看我,眼睛瞪得大大的,此時正中午的太陽火熱,將你馬尾的髮絲都曬地清楚,我看見鴨舌帽底下的你皮膚白皙,臉小小的,顯得你此時瞪大眼睛的眼珠更圓,打轉地盯著我。


「這是什麼歌?」我上前問。

「時間簡史。」你簡單回答「我是個奇怪的人聽奇怪的歌。」 一路上我哼著旋律與你同行,雖然歌詞只是模糊地記憶住,卻覺得旋律令人放鬆而安心,直到營地才分開。


夜晚的營區,星空雖不是整片,也比平地的整片黑來得閃耀,狂歡過後有些人已經睡去,但此時腦袋卻異常清晰,黑夜裡思緒總是習慣奔騰,回憶也就更加猖狂,想起上次看星空時身旁的女孩,如今一年半過去,回憶雖然不再如麻辣鍋一般嗆辣,卻像檸檬片一樣,微酸但至少能平靜地品嘗。


正想到一半,身後傳來草皮被踩過的聲音,我轉頭,見你小心翼翼地踩過草皮,迎面走來。

相遇的第16個小時你走進我的黑夜。

「在做什麼?」你的馬尾放了下來,披在肩上瀏海蓋過眼皮,但仍遮不住你打轉的黑眼珠盯著我。

「山上空氣很好,無聊想走走。」

「原來,我知道了。」你說完後繞到了我左前方「我倒覺得晚上滿可怕。」


「為什麼?」

「不知道,什麼東西都看不清楚,尤其越晚的夜,睡著的人越多,似乎就越孤單。」


我走近你身旁,沒抓好距離不小心擦到了你的肩,你沒離開,眼睛只是用力地抓住前方的黑。

「你怎麼知道大家都睡啦?我還沒睡呢。」我問並且轉頭,此時你也轉過頭,眼眸看進我的眼球,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眼球黑得太純淨,似乎整個星空都倒映在你眼裡。


身後月亮正高掛黑夜,今天滿月所以圓得圓滿,大自然是這樣,潮汐漲而退,月亮缺了後圓,宇宙無垠地是科學家巨大的謎團,而人類生命裡最巨大的謎團,是情感。


此時情感忽然滿溢得如漲潮的海水,水氣飽滿在身邊的空氣因子,一股無法述說的情緒在底層醞釀,如浩瀚無垠的宇宙運轉。


你笑了,眼睛彎了起來「知道啦,你還沒睡。」

彎得角度像上弦月,笑容美得像月光。


隔天收完帳篷,你自然地走到我身旁「走吧,跟著我,不然你速度慢會ㄌㄚˋ隊。」

相遇的第25個小時,你走到我的軌跡上,你配合著我的步調,我似乎找到呼吸的重心,重新拾回節奏,踏上旅途。


此時才能看見這山的壯麗,步道蜿蜒到天邊,同事說這片草原走過後就要下山,於是停下來吃午餐。


「欸欸,我們來拍照。」你吆喝著大家自拍,拍完後我想往高處看,便往上方走去。


你追了上來「我們來合照!」

「剛不是拍過了嗎?」

「這裡風景不一樣。」你的回答總是鏗鏘有力,我回頭看,原來高處看見的是遠方的海,我們背對著海自拍一張。


此時位在山的高點,群山環抱,身旁是海的廣闊。

我拿起手機,猶豫了一會,新建一本相簿「用我的手機也拍一張吧!」

你笑了笑,把頭髮撥到耳際,站到我身旁「好啊!拍一張。」


笑得燦爛,我們都是。


後來我們看遠方的海浪推向岸邊,想起昨晚靜謐的黑夜,和高掛的滿月,從上弦月走到滿月,引來了潮汐的退潮與漲潮。

昨晚滿溢的情緒將我滅頂,卻不覺得窒息,反而像徜徉。


「該下山啦!」你嘴裡說著,腳步卻沒有移開,只是又哼起那首歌,此時我們的距離近的只剩海浪聲以及你的歌聲。

而我終於學會這首歌的最後一句歌詞。


「你將星球亮起,引來生命潮汐。」


Charles 2019/9/30 發表於IG 相片和他的故事

任何想法回饋,歡迎到IG原文底下留言,原文連結

6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Opmerkingen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