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Charles

一大於二的母愛

已更新:2023年10月21日





「下一次測量時,已經測不到寶寶的心跳了。」那是一段驚心動魄的過去,如今已能在平常週末,在迪的車上聽這些故事。


「正常孕婦分娩,會先從落紅到開指接著破羊水,但我的順序與大家相反,因此寶寶不容易出來,雖然這是在懷孕前就知道的事情,無論是西醫或中醫都說過我的體質生小孩會很辛苦。」

迪說著他生出東古禮——他的孩子的經過,生動的描述,彷彿被拉回那個時空。


白色冷靜卻痛楚如紅的產房裡,迪忍著私心裂肺的痛,從孕期孕吐六個月,好不容易熬到分娩,陣痛卻持續16小時,孩子還未出生。


護理師和醫生每次進來,便將手伸入體內翻攪,痛覺從身體深處竄進腦門,再強力地撞擊意識,似乎想把迪撞暈,接著又一次、又一次、又一次,深處的痛楚反反覆覆,16小時。


三分之二份量的一天都過去了,孩子還是沒有出來,忽然身旁的儀器發出嚴重的警告,已經測量不到孩子的心跳了。


醫生匆忙趕進產房「情況緊急,我們必須剖腹。」

來不及多餘的顧慮,協調手術房,來不及等麻醉放倒迪,便感受手術刀在肚子上劃過。


鮮紅滲出皮膚,刺進心底深處的痛竄進腦門,才伴隨著麻藥,昏睡過去。





迪將車停在他的盆栽工作室前,小心翼翼地將東古禮從安全椅抱起,除了孩子,還有大袋小袋的孩子必需品,都落在他一人肩上。


明明知道身體不適合懷孕,還是撐過十個月,並在產房經歷椎心刺骨的痛楚,如果不是她在我眼前說出這些歷歷在目的經過,我大概很難同理感受。


迪把孩子放在工作室靠落地窗前的一塊墊子,那裡是東古禮的活動區,她就在旁準備創立盆栽工作室的進度,不過忙沒多久,看看手錶,便開始為東古禮充泡牛奶。


我拿起相機,拍了幾張照片,而迪坐在落地窗旁的沙發上,東古禮依偎在她懷裡喝奶,室外的光線加強對比迪身上的輪廓,在她臉上削出陰影。





「從知道懷孕的那天後,他說他沒有勇氣陪我們一起面對一切事物,沒關係,這是我的孩子,只有我一個人,我也會很愛他。」迪和我說了為什麼只有她獨自面對。


和在車上氣力十足地描繪生產過程不同,面向光的他,身後的黑虎視眈眈,要侵蝕掉迪的一切勇敢與堅強,東古禮已經睡著,迪才讓淚水從眼角湧出。


「人家都說懷孕期間,媽媽的心情會影響寶寶的個性,即使難過,我都努力告訴自己堅強起來,不想影響寶寶。」迪移動身體,往落地窗更靠近一些,光在他臉上的面積,又大了一些。


「我看了心理諮商,花了一些時間慢慢走出陰霾。」直到光都灑落。

「後來看到這個人物故事計畫,我想記錄下來,跟寶寶的幸福日常,等他長大,讓他知道,有他我真的很幸福,再苦再累,一起努力往前,媽媽很開心,謝謝老天爺讓他來到我身邊,謝謝他總是可愛地回應不同的愛,這是我想記錄下來,每天的可愛小日常。」


我拿起相機,發現觀景窗裡的東古禮沐浴在光之中。





迪小心翼翼地將孩子的頭靠在肩上站了起來,腳步放低聲音,走近嬰兒床,彎腰同時將手扶靠在東古禮的脖子,緩緩地把他放在床上,深怕吵醒他,抽離脖子的手很緩慢,迪的視線絲毫沒有離開東古禮,看了看,又替孩子換了枕頭,又一次小心翼翼地,輕柔地把孩子的頭仰起,直到找到最舒適的角度,並為他蓋上被子。


如此安靜,靜謐溫柔,如此充滿愛。

母親是如何愛自己的孩子,此時此刻我沉浸其中。


我說不出話來,將快門轉為靜音,觀景窗裡迪的眼神,像一片溫柔的海洋,而東古禮被這片溫暖的海洋擁抱,晃啊晃,安穩地、安心地沉沉睡去,此時空氣裡流轉的,是母親對孩子無聲卻滿溢的愛。







時間已過午後一點,迪這才坐下,拿起十點見面時買的早餐。

「終於可以吃”早餐”了。」她對我笑,我這才意識到,原來母親的時區與一般人不同,是隨著寶寶時區前行。


「雖然那段日子很痛,但東古禮出生後,他總是能回應我的愛,而且還有家人們無條件支持和陪伴,以及很多很多的照顧,其實啊…」迪說完後抬頭,大片落地窗的光攀上他的眼框。


「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。」


經歷這些事的迪,居然覺得自己很幸運,忽然我明瞭,他們的幸運是從何而來的了。


意識到這是迪一天中少數休息時間,我沒多說話,讓他滑個手機,忽然迪起身,走到嬰兒床抱起東古禮,原來他已經醒了,在他還沒有哭鬧,沒有其他動作前,不知怎麼的迪就是知道了。


他讓東古禮回到墊子上,用手戳著他的臉頰「怎麼這麼可愛。」邊說邊把眼角笑成愛的形狀,接著他拿起孩子最愛的布書,捏著裡面啾啾的聲音,東古禮笑得很開懷。






有些事不一定要一加一才能大於一,例如愛,即使迪一人,東古禮擁有的愛,不會少於其他孩子。

後來我又幫迪和孩子以及貓奶奶----娜娜拍了全家福,一起出門散步買飲料,下雨時,迪的傘傾斜得不合理,只擋在孩子身上,右半邊的身子淋了全濕。


母愛很偉大,原本只是被我認知在作文題目裡面,但今天的故事從懷胎10月開始,到願意為了孩子,撐起遍體鱗傷的身子,獨自面對這世界席捲而來的所有挑戰,或許都只是來自純粹的血緣連結。


只有母親才獨有的血脈連結的十個月,便已注定一輩子的愛如此濃厚。

「我很幸運。」迪總是這樣說,或許幸運來自對於這世界、對身旁的人愛,於是這世界的一切都變得可愛。


媽媽都是這樣的,把愛視為理所當然,掏空自己的一切。

窗外的光擁抱著母子相擁的剪影,剪成一幅美麗的畫,我按下快門,迪的微笑承載著東古禮,純粹的美麗。


「母親節快樂。」








79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