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星河25封面圖片.jpg

星河25

「只有愛能抵抗時間,

在什麼都會因為時間而變化的世界裡,

如果有什麼東西不變,我們就能知道那是愛。」

20230525-20230525-DSCF0811-Enhanced-NR-Enhanced-SR.jpg

Chapter 1

2028年5月6日

 

「喂,等等我呀!」

 

從繁星萬點之下傳來的呼喊聲迴盪在三千公尺無限綿延的高山之間,詩芊正氣喘吁吁地爬上斜坡中的一塊小平地,與我比肩。

 

我們關掉頭燈,仰望蒼穹,繁星點綴在靜寂的深空。

「好美啊,不管看幾次,都還是這麼美。」詩芊的聲音成為一片寂靜中,溫柔的所在。

無光的大地上,月光灑上一層淡淡的光暈在她的輪廓,她的眼眸彷彿流轉著晶瑩,像是月光、像是星光、像是淚光。

無窮無盡的宇宙,遠方大山已是人類窮極一生渴望企及的高度,仍無法摘下一顆星。

/

認識詩芊,不過是第三個小時的事情,相處的過程卻契合地彷彿認識多年。

我們是同一梯日出觀星行程的旅伴,她大概不是在人群會被馬上注視的亮麗女孩,所以我沒注意到她有上日出專車,直到下車,我在黑夜裡找不著頭燈時,她才從黑夜那頭伸出手。

「我有多帶一個頭燈先借你吧!」她的聲音從夜的那頭緩緩浮現,接著她才打開頭燈。

我們的日出觀星行程是特製的,人數不多彼此熟悉,因此遇見詩芊時,我有些訝異她的出現,但從她手中接過頭燈時,她的身影輪廓在一片頭燈光亮裡走來的剪影,找不著方向的黑夜裡,成為方向所在,化為黑夜中的安心感。

「我覺得天文家真的很有想像力,星空就長這樣,卻可以有這麼多故事和星座。」我和詩芊並肩走在坡上時我有感而發,黑夜中只能模糊地感受對方的位置,說話聲不敢太大,保持小心有禮貌的距離,但總有不小心彼此擦肩的時候。

「那你知道,遠方那顆星,很亮那顆,就是織女星。」詩芊將手指向遠方「它距離地球有25光年,所以呀,你現在看著他的樣子,其實是25年前的模樣。」

 

「哦!真不可思議,也很浪漫。」我讚嘆。

「浪漫嗎?也有點悲傷呢。」詩芊在前方停下腳步,我不小心撞上她而腳步踉蹌,在黑夜裡失去方向,她髮際的香水味是我喜歡的品牌「這樣的時間差,讓我們和織女星,永遠都無法在當下相遇,永遠都在追逐彼此。」

 

「也是,好不容易抵達對方的現在時,他已經在未來了。」我抬著頭,陷入沉思。

/

 

接著我們一路往上,登頂三角點時,視野忽然開闊,遠方層疊的山綿延至無盡的遠方,而在高山之上的蒼穹,則有更遙遠而無法觸及的繁星,深藏科學家不斷探索的謎團,銀河橫跨整片夜空,壯觀無比的星海席捲而來,打上眼角,我的眼角此時湧出淚水,因眼前壯麗的美景激動。

 

「要喝嗎?」詩芊手裡遞來一小杯熱茶。

「這是...薰衣草茶?」我有點驚訝,我很喜歡薰衣草茶,但通常帶熱飲上山,大家會選咖啡、熱可可之類的,沒想到詩芊居然帶了薰衣草茶。

「我喜歡喝呀,這味道令人放鬆,好像所有壓力都能隨著茶香竄進腦裡,再藉由深呼吸帶走煩悶。」說完,詩芊閉眼,做了深呼吸的樣子,接著嘴角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
 

詩芊臉頰有些嘴邊肉,在她笑起時擠了一團肉在臉頰,像是一隻小松鼠,酒窩跟著被擠出來,此時無垠的黑夜之間,我倆在環山之間其中一座高點,但由於其他的山距離遙遠,看不見黑之外的物體,於是我倆就像飛翔在這片山谷之間。

月光從身後雲層透出來,灑在詩芊站在突起的小山丘上,她本就白皙的皮膚跟著泛了一層白光,夢幻了她的身影,而我在低處仰望著她,仿佛她是從宇宙那頭而來,最閃亮的一顆星。

我本來很期待看日出,但夜空下的詩芊太美,她的光照射進心裡,就這樣日出時的彩霞,遠方多麽燦爛耀眼的七彩天空,都進不了我的視線。

 

我看著她,手舞足蹈地迎接日出、躲在草叢後方看金翼白眉,她帶了和我一樣的肉鬆飯糰,然後再被金翼白眉搶食嚇得跑到我身後,在日出之後我才發現她穿了和我同款的防風外套,她說她今年20歲,小我5歲,但大學讀到一半便休學,現在在咖啡廳工作。

 

「我最喜歡耶加雪菲。」寒冷的夜離開後,被豔陽溫暖的大地和山丘上,我們異口同聲地說。

彷彿注定一般,我和詩芊的一切都是如此相似,如此契合。

 

可惜,日出,一日初始之時,卻是日出行程尾聲,是分離的時候。

「我和朋友有另外約,就不一起坐專車回去囉。」詩芊揮手。

「那…先這樣囉?很開心認識你。」原以為會一起往後延續這段緣分,彼此的默契不像初次認識,於是分離的力道也更重,我的心在墜落。

 

詩芊嘴裡低喃幾句,搖搖頭笑了一下,她的笑會把眼睛都瞇起來並且笑彎新月的弧度「很開心可以遇見你。」

她似乎沒有要分離的感傷,也是,畢竟才相遇一個晚上,夜晚裡的情感大概只是我自作多情,我上了專車下山。

 

山下的生活很平淡甚至平庸,分租套房對面的房客又搬走了,不過我還困在原地,每天七點半起床,穿上制服,我是數據分析師,每天處理龐大的數字,精算公司營運狀況,數字是冰冷的,澆熄銀河和日出的感動,但我時不時還是會想起那晚夜空下的詩芊,閉眼滿足的笑容,如果當時鼓起勇氣留下星朽帳號給他就好。

 

2028年5月27日

我坐在租屋處附近的咖啡廳臨時處理公事,時間在空洞的生活裡變成無意義的數字串,就只是一串代碼,我連上星朽App,打開阿松的聊天室,漫無目的地與他傳訊息,他的虛擬化身正在背景做瑜伽。

「這是店裡招待的薰衣草茶。」在一杯耶加雪菲之後,店員遞上一杯熱茶,還來不及抬頭,我已經感受到我的心臟不斷跳動,那串沒有意義的時間代碼,此時因為情感滿溢,感受到活著的感覺,又有了意義。

 

「特別招待給你的喔!」詩芊綁著馬尾,白色襯衫黑色長褲以及咖啡色圍裙,以及她會把嘴邊肉笑起來的笑容。

 

命中注定,在腦海裡已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渴望而似曾相似的畫面。

原來,人真的可以一見鍾情。

 

「好久不見!」

20230525-20230525-DSCF0832-Enhanced-NR.jpg

Chapter 2

2028年6月20日

從此之後我會在詩芊早班時,早起到咖啡廳吃早餐,晚班時便下班到咖啡廳看影片。

 

「我看了一部很扯的劇,編劇居然有辦法把男女主角的個性編得都討人厭。」詩芊工作時會綁馬尾,空檔時坐在我對面,她聊起天時總是投入,好笑的事情會笑得比事件本身還開懷,討人厭的事情眉毛會皺得比事件還糾結,我感受到她對生命當下每一秒的熱情,而我會被渲染,這世界又有了往前進的動力。

 

「你是說亂愛人這部對吧?」我問。

「對對對!但我有個怪僻,越討厭的東西我就越想看。」這不知道是第幾次,我們很有默契地喜歡上同一件事情。

 

「他要出電影版了,要不要一起去看?」雖然已經習慣在咖啡廳遇見詩芊和她聊天,但這句看似不經意的邀約,卻在我腦海裡盤練好幾次才說出口。

 

詩芊笑得很開心,把眼睛都瞇了起來,笑滿的臉頰又把嘴邊肉擠出酒窩。

 

2028年6月27日

艷陽高照,藍天綻放,電影院前她穿著熱情的紅白格狀的無袖洋裝,戴著一頂草帽,詩芊的一切都是直接烙印眼底,她提早到場取票後,買了甜鹹爆米花和雪碧,又一次剛好買到我喜歡的口味,雖然也有可能是我哪次提起但忘了,總之,我想我是徹底喜歡上她了。

 

「好險最後有在一起欸,影集結局我差點沒翻白眼。」雖然這樣說,不過她已經翻白眼了,好可愛。

「你翻白眼也要記得看路啊,這邊右轉。」離開電影院後,詩芊說想看海,於是我們又搭上公車,往蔚藍的方向前去。

 

下車,海在道路盡頭,被陽光曬得波光粼粼,像一顆又一顆發光的鑽石不斷變換角度,閃耀動人。

20211216-_DSF2435.jpg

「我們來賽跑!」詩芊忽然脫下鞋子,開始跑向海那一頭,我來不及反應,腳步卻先跟上,踩過柏油路踩進沙灘,被炙熱豔陽曬地暖和,彷彿把生命都灑在這趟奔跑之中。

 

笑啊笑,我們開懷地奔跑,飄啊飄,詩芊的髮尾洋溢在風中。

 

「我都忘記了原來我這麼快樂啊!」

「真的好開心!」

一片蔚藍的天空之下,詩芊紅色的洋裝裙襬被浪打濕,髮尾沾濕了幾滴海水,滑落滴在鎖骨上,我看見她笑開的眼睛在被風吹亂的髮尾裡,瞇著眼睛的角度勾起了我滿溢的情感。

 

「我們交往好嗎?」

我記得她手心的溫度比豔陽還暖,我記得她唇間的氣息有盛夏的暖,我記得她濕透的洋裝有著勾人的美,而我此時已如跌入這片汪洋之中,倘佯在愛裡,我們深擁、我們深吻,如藍天廣闊,如海之深。

 

2029年8月6日。

我們決定同居,把家俱都買齊,貨運大哥熱情地祝福我們,詩芊在擺滿箱子的客廳裡翩翩起舞,舞步揚起待整理箱子的灰塵,隨著窗外陽光穿過窗台,形成一束又一束暖黃的光線,她跳躍在光影之間,新家不大,因此更能塞滿彼此的愛意,暖烘烘的。

 

2030年-2032年

壯闊的火山坑、高聳的大山之上、深邃的海底世界、莊嚴的歐洲教堂、肅穆的廟宇,我和詩芊從臺北兩房一廳的小屋出發,踏遍世界足跡,看過所有飽滿眼球的風景,在炎熱的雨林拉起對方被泥污濕透的手、在冰冷的雪山之中擁抱僅存彼此的溫度,於是看遍世界,在世界角落看進對方眼眸,倒映自己流轉的影像,此時世界多麽繽紛燦爛的美景之前,眼裡始終是彼此。

 

2033年2月3月

我們又徜徉在星河,今年的夜空有雲朵翻騰,時而探頭的月光偶爾照亮夜空,雲朵像浪一般湧上又潮退,同一個平台之上,萬千繁星之下,我單膝跪下,手裡發光的石頭,希望更加閃耀,耀眼過織女星的光,詩芊說好,許下承諾,半年後工作告段落便要一起完成人生大事。

20230525-20230525-DSCF0816-Enhanced-NR-Enhanced-SR.jpg

2033年7月20日

今年第一個颱風延期了原本出國的行程,張牙舞爪的風在外頭吶喊,我坐在辦公室,時間已是晚上9點半,改著被副總刁難的報告,這是令AI第七次調整大綱了。

 

頭戴式顯示器不斷提醒我有來電,瞄了一眼,又是詩芊打來的,這幾天她總是常找我,我沒接電話,此時星朽虛擬社區App顯示訪客來訪,果不其然是詩芊。

「今晚陪我吃晚餐好嗎?」我嘆了口氣,把資料丟回雲端,帶回家處理。

 

「你回來了呀!我今天有準備熱湯麵,想和你一起吃!」

「不餓,我先洗澡,等等還要看資料。」脫下被風雨摧殘的襯衫和西裝褲,雖然詩芊熱情地回覆,我卻累到煩悶而無法好好回應。

 

「那你可以陪我在客廳沙發聊聊天嗎?我們晚點再喝熱湯。」

「就說了今天很累,體諒我讓我休息一下好嗎?」

 

我不懂今天詩芊怎麼如此煩人,一股煩躁在心頭悶燒,我把浴室門用力關上前,撇見外頭的她綁著馬尾,穿上紅白格狀的無袖洋裝,眼框泛紅,或許淚水已經滑落臉頰。

 

2033年7月20日 22:58

洗完澡後我逕自走回房間,重新戴上厚重的頭戴式抬頭顯示器,把數字又拼拼湊湊,好不容易結束時,我嚥下一口啤酒,或許是沁涼的飲料入喉,煩躁感消退,想起剛剛紅著眼框的詩芊,我心一揪,好想好好抱她。

 

2033年7月21日 00:14

「那個熱湯麵,要不要一起吃?」我走出房門,只剩一片可怕的寂靜配著客廳單調的電視節目聲響。

 

詩芊不在沙發上,書房、浴室,都不見蹤影,她的鞋子還在,外頭的路燈橙黃黃的,透上窗戶,染了窗外室內一片不安的色調。

我打了她的手機,嘟---嘟---嘟---,像是將石子丟入水中的噗通聲,有聲響卻沉入海底般的無回應。

 

我反覆思考發生了什麼事,讓詩芊離家出走,這幾天她常和我要求陪伴,但我已經答應月報忙完就能和她出門散心,我坐上沙發,看見桌上有張紙。

 

「time20280506,只有愛才能抵抗時間,在什麼都會因為時間而變化的世界裡,如果有什麼東西不變,我們就能知道那是愛。」

 

就這樣,詩芊消失在那一夜。

 

20230525-20230525-DSCF0807-Enhanced-NR.jpg

Chapter 3

2033年12月31日

跨年夜整座城市都在歡騰迎接新的一年,只有我的時間被困在2033年7月21日。

詩芊消失半年了,電話、訊息都只有一片寂靜,我才發現除了咖啡廳的同事之外,我對她的朋友家人一無所知。
 

我獨自坐在空蕩的客廳,仍未習慣一夜之間,緊密連結五年的相處從此蒸發,面對剝落一半的生活,常有認知失調的錯覺,以為詩芊還在,還會出現在浴室邊刷牙邊晃頭、還會在廚房煮著熱湯麵,卻又突然被眼前的寂寞真實抽離想像,於是整個人失去重心,跌落在黑夜深淵。

 

2034年7月20日

詩芊離開一年了,我搬離城市,在鄉下山與海之間,用積蓄開了一家咖啡廳,大門面海,天窗抱山,咖啡廳裡有一整面牆擺滿耶加雪菲,同時有隱藏茶點--薰衣草茶,晚上時,鄉下沒有光害和純淨的空氣,星空都是如此耀眼清晰,我看著一夜又一夜的星空,時間推進的無意義,才發現生命的時間軸從此被切割:失去詩芊之前,和失去之後。

2039年12月15日

這天是宜珊第一次走進咖啡廳,她是我的大學同學,趁來鄉下旅行,到咖啡廳敘舊,帶著她六歲的女兒,嬰兒肥的臉頰肉肉地很可愛,宜珊替女兒掛上項鍊,項鍊裡保存著星朽生命科技最新的科技----細胞重建基因檔案,就像是幼兒疫苗誕生時一樣,現在的新生兒都能因為這重建基因技術,能獲得身體重建一次的機會,是新世代人類的劃時代發明,卻也像是把時間割裂成,新發明前和新發明後的兩種人類。

我們聊起青春往事,兩個舊時代的人們,感慨著新時代的不一樣,強迫自己接受生命的另一階段,又或者是人類的下一階段。

那些以為忘記的故事,又被拾起,回憶是人生的證據,有回憶才有辦法組成當下的我們。

而記得回憶,便是存活的證明,相反地,忘記回憶,那某部分的我們也就隨之死去。

於是即使思念如此痛苦,我仍把與詩芊的一切回憶和物品,包含最後的那張紙條,好好保存。

 

2048年7月3日

我開始學復古的2D攝影,藉由傳統的快門曝光,把畫面轉為數位訊號,平面地顯示在平面式螢幕上,即使頭戴顯示器近幾年大幅進步,從原本厚重的頭罩,到現在星朽公司推出的薄片型鏡片頭戴顯示器,帶動3D模擬攝影的興起,任何東西都能拍攝成3D影像,在頭戴顯示器中呈現,但復古的2D攝影總有種情懷,藉由攝影師的選擇,凝結某個視角、某個瞬間,更能把個人情感給凝結。

 

看著相機慢慢顯影出滿天星斗,我又想起遇見詩芊的那一夜,那份情感是唯一穿越時空的媒介吧,回憶她相處的細節,彷彿回到25歲,漫天星點之下,看見她因月光而夢幻的身影。

2051年9月8日

咖啡廳營業這十幾年間,宜珊工作壓力大時,就會獨自到咖啡廳聊聊天,她說最近女兒上大學離家了,生命走到下一個階段,我才發現大家的時間都在不斷推前,而我的時間彷彿凝結,在被切割成詩芊離開後的日子裡失去意義,不知不覺,我不再是上山賞銀河的25歲年輕小伙子,時間的概念在我的咖啡廳裡越來越模糊,日子失去意義,我也失去對時間的感知,只能透過鬍子逐漸斑白,計算年紀。

 

2053年5月13日

今年我五十歲,逐漸淡出汲汲營營的人生,走到咖啡廳外的海灘散散步,想起這一生,沒有孩子、沒有家,就像是在夜裡的海灘,抬頭看見滿天的星際,卻漂泊在美麗浪漫又無垠的黑夜裡。

 

25年前詩芊曾和我說織女星距離地球25光年,於是我抬頭看看織女星,現在散發的星光,正是25年前的模樣,是我和詩芊相遇的時空,那時人生還充滿精彩意義,會大笑、會大哭,情感還能投入生活,對日子保有熱情。

 

我拿起復古的數位微單眼相機,將鏡頭對準織女星,用當下的15秒時間的曝光,捕捉來自25年前織女星的星光。

20190405-20190405-2019_0405_22522400-2.jpg

2054年5月6日

打烊的咖啡廳大門被推開,宜珊紅著眼框走了進來抱著我放聲大哭,我才得知她的女兒失蹤已經一年,老公受不了打擊決定分居,頓失所有的她想逃離塞滿回憶的城市,我緊緊抱著她,想起失去詩芊的那一夜,忽然我也跟著大哭,陷入無盡深淵的兩人就這樣一起掉落。

 

掉落在黑夜,沒有月光、沒有滿天星斗,我們相擁、越抱越緊,我聞見她短髮髮尾耳後的香水味,她的呼吸聲越來越重,我感覺到自己的鼻息貼著她的鎖骨,失去方向的寂寞靈魂交織成一首仲夏夜曲。

 

2058年7月22日

今年是宜珊來鄉下一起經營咖啡廳的第四年,店內大門被著急地推開,是宜珊尚未離婚的老公,他的神色同時存在緊張與興奮,將宜珊拉到身邊,在耳邊講了悄悄話,從此宜珊也離開這座咖啡廳了。

 

她的女兒奇蹟似地被找回來,據說是自己走回住所被鄰居發現,她老公得知後處理完手續,便飛奔來找宜珊。

 

於是咖啡廳又只剩下我一個人了。

 

2063年5月5日

日子無意義地推進,走進60歲的人生晚年,我在城市找到有專屬老人的星朽虛擬住所療養院,有助腦袋持續活化避免衰老,於是我把咖啡廳頂讓,準備離開。

這天,傍晚與黑夜交錯之時的藍調,微弱的光透進室內,我將房間清出空間,發現角落裡29年前從城市帶來的箱子,厚厚的一層灰被剝開後,映入眼簾是深處的紙條。

 

「time20280506,只有愛才能抵抗時間,在什麼都會因為時間而變化的世界裡,如果有什麼東西不變,我們就能知道那是愛。」

 

我馬上掉入時空隧道,30年前詩芊離開的颱風夜,空蕩蕩的客廳只有電視廣播的聲響在寂寥,外頭昏黃令人不安的路燈在搖曳,思念原來沒有消失,痛楚又攀上心頭。

30年的份量,我才知道為何現在的自己都還是隻身一人,而時間走過後,還不變的東西就是愛。

 

我看著那串八碼數字和四個英文字組合,忽然覺得眼熟,我戴上隱形眼鏡型頭戴顯示器,登入星朽虛擬社區,輸入星朽地址代碼:time20280506,眼前畫面顯示連接撥通中,平靜了大半輩子的心跳,忽然加速,我不知道眼前會發生什麼事情,卻又感覺像是活了過來。

 

眼前立體投影一棟庭院種滿薰衣草森林的房子,通知顯示連接完成,眼前房子只是投影,星朽虛擬社區類似虛擬實境化的社群網路,人人都有自己的一處3D投影住所。

時間的洪流忽然又開始流動,將我推向前,戴上觸控浮空手套,緩緩地推開門,此時眼前只剩點點微弱的夕陽橘光,照映進房內,打亮成一片暖色,昏黃的視覺就像走進另一個世界,客廳的桌邊坐著一位年輕女生。

 

那是我思念了整整30年的臉龐,她的微笑又撐起嘴邊肉。

「好久不見。」

20230525-20230525-DSCF0805-Enhanced-NR.jpg

Chapter 4

2063年5月5日

眼前詩芊的外表就像30年前消失那晚,只是輪廓成熟一些。

 

「我今年30歲,你看到的是現在的我,我沒有使用投影美肌。」詩芊開口並且俏皮地笑,窗外夕陽斜攀上她的笑容,我關掉抬頭顯示器,看見自己的手佈滿皺紋、摸了摸眼角的魚尾紋,重新打開顯示器。

 

「這是第五次愛上你了。」她嘴裡說著無法理解的句子,30年累積的思念,還來不及宣洩,卻堆積成問號。

 

「你真的是詩芊嗎?」

詩芊從抽屜拿出我送他的鑽戒,隨著陽光閃耀金光,接著從抽屜拿出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與我手中的紙條同樣的一段話。

「這是在你的時間30年前,我留給你的紙條,只為今天又與你相遇,在我倆已經不可能相戀的年紀,與你重逢。」詩芊的語氣很平靜,但眼神流轉著哀傷,接著她開始說故事。

 

第一次的2028年5月6日

 

一陣暈眩後,我跌坐在地上,我認不太清楚眼前所在何處,一樣的風景、星空、步道,但有些樹矮了一些、步道比較乾淨,深夜的山上遠方傳來嬉鬧聲,循著聲音我走回步道,眼前剩下一名男子翻找著背包。

 

「需要幫忙嗎?」我上前詢問,他說他弄丟頭燈,想起背包還有多一顆,於是拿出來借給他,我不太記得同梯日出團裡有這位男生,只記得剛剛和大學朋友撇見遠方有顆被星光照亮的樹,興奮地跑上前而跌倒,睜開眼已是在步道之外的草地。

 

「我覺得天文家真的很有想像力,星空就長這樣,卻可以有這麼多故事和星座。」男生這樣說,或許是星夜的靜謐和魔力,他的鼻子很挺,輪廓有些深邃,彷彿宇宙的秘密都在他身上,直視他的眼裡我想可以獲得解答。

 

「那你知道,遠方那顆星,很亮那顆,就是織女星。」我將手指向遠方「它距離地球有25光年,所以呀,你現在看著他的樣子,其實是25年前的模樣。」

「原來如此,好浪漫呀!」男生眼神流露著嚮往和期待的神情,抬頭仰望,整片星空墜落在他眼裡。

我們爬上三角點,此時眼前一片遼闊,銀河橫跨夜空,對比我的存在如此壯闊、如此渺小。

「哇,好美啊!第一次看,原來這麼美呢!」我讚嘆,我倆就站在這等著日出,高山的氣溫低,我拿出保溫杯,是事先泡好的薰衣草茶。

「你也喜歡喝薰衣草茶?」男生應該是聞到我杯中的香氣。

「我喜歡喝呀,這味道令人放鬆,好像所有壓力都能隨著茶香竄進腦裡,再藉由深呼吸帶走煩悶。」說完,我閉上眼,做了深呼吸的樣子,接著嘴角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
「我也喜歡喝。」

「那你要喝嗎?」

 

我遞上杯子,他的臉在氤氳之間若隱若現,閉眼享受的神情令人跟著沉醉。

 

後來日出,遠方的天空七彩奪目,我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吸引,今天真的太美好,於是開心地手舞足蹈、此時男生發現草叢另一頭有一隻金翼白眉,我們一起小聲地捏著腳步,此時他拿出一隻平面手機,我心一驚,這不是20幾年前的產品了嗎?忽然金翼白眉朝我們飛了過來,我嚇到躲在他身後,他雖然也害怕,卻仍顫抖雙腳勇敢地不向後跑,驅趕鳥的雙手在空中有些遲疑,好可愛。

 

 

「那才是我第一次遇見你。」詩芊凝重地對我說「你們用的物品都是我未出生的產品,我才意識到我可能不屬於這時空,於是我沒有和你一起下山,輾轉到了城市,找了咖啡廳的打工,我想至少要活下來,沒想到又遇見了你。」詩芊刻意停下來,讓我理解。

 

「直到第二次穿越之前,我才發現是那棵樹,我跌倒的位置,正好是織女星光芒灑落的千年古木,於是順著織女星走了25年的光,我穿越到25年前。」

詩芊拿起筆畫了時間軸,上面寫著2028年詩芊-5歲,而我25歲,她繼續說「我其實是2033年出生的,在2053年和朋友爬山時跌倒在時空隧道,到了2028年遇見你。」

「只是,時空穿越還是有其法則,這是我之後才發現的,同一個時空下不能同時存在兩個我,所以2028年五年後,我出生了,我便會傳送回我原本的時間線上,我想是為了避免時間的走向被劇烈影響吧。」

 

「所以那一年,你才會消失?」詩芊點點頭。

「我用了好幾種方式想和你好好地度過那一夜,但我避免不了,你總是會在那天心情不好,於是我們總會爭執。」詩芊的眼框泛起淚水「有些事情,即使穿越時空,當下的我們,就是沒辦法不一樣吧。」

 

「時間,真的是很神秘的概念,我們彷彿都在時間線上擁有自由意志去改變人生,卻總是在重大的時間點上不可避免地重蹈覆徹。」

 

「後來我又穿越回自己的時空,我本想要找尋這時空的你,但對我的時間軸來說才度過5年,而你卻已經是30年,只是沒想到60歲的你,居然會循著那天的紙條,找到我的星朽虛擬住所。」

「你說第一次穿越、第二次穿越,是什麼意思?」我帶著疑惑和不諒解的眼神質問。

詩芊沒有馬上回答,窗外的虛擬夕陽已經西下,餘下的光染了一片深藍在天空,窗外的時空已要步入黑夜。

眼前的詩芊幾近沒有變老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虛擬實境空間,又或是60歲的人生經歷,也有可能是詩芊的答案令人費解,屋內的時間概念如此抽象,彷彿外頭的時間流逝都只是寓言故事,在這間房裡,時間有另一層意義,又或是時間已經不存在。

過了許久,詩芊才開口「這已經是我,第五次在這個場景了,因為我總是會一次又一次愛上你。」

藍調的天空開始掛上星點「如果經過時間推移,都還不變的,那就是愛了,所以有些事情我們得用時間,得用一生,甚至是好幾生,才能知道。」

我坐了下來,好好地釐清思緒,想著這三十年的時光、跨年夜的空虛、海邊咖啡廳的虛無時間、宜珊闖進又離開,以及深沈的,近乎一輩子的思念。

 

我看著三十歲的她,眼裡流轉著六十歲的我,就像在地球上看見織女星的光,而我們已經追不上彼此。

 

「織女星的時空隧道一次穿越就是25年,不多也不少,不過15年後,我能穿越回2058年,只要我剛好在我掉進時光隧道的那刻,穿越回去,就能藉由時間上我消失的漏洞,一口氣穿越50年回2028年,並且不違背同一時空有兩個我的時間原則。」詩芊流暢地解釋複雜的時間概念,這是她第五次解釋,但她仍舊紅了眼框。

「這樣,我就又能穿越回到2028年,重新遇見你,重新愛上你,那五年還是會深愛彼此,只是我們終究會分離。」

我說不出話來,如果知道結局,還會想再來一次嗎?面對時間,或者說面對命運,再來一次又是為了什麼?

出發前就知道路的盡頭,那過程是否還有意義?

「你...希望我再次穿越,愛上彼此,然後承受失去的思念嗎?」詩芊如此問。

此時我才驚覺,詩芊說的第幾次穿越是什麼意思,她已經在時間軸上不斷抵達結尾又回到起點,像是畫圓一樣不斷重複這段感情。

每一次我都是第一次,每一次都是她的第幾次,原來詩芊已經愛著我超過100年了。

我閉上眼,好好地,把故事的頭和尾又重新閱讀,影像如此鮮明,月光灑在詩芊在千層山峰之上的身影,情感流轉在空氣流動之中具體地伸手就能觸及,具體地只要擁抱她,就能擁抱情感、就能擁抱生命,生命因此有了意義,時間才有了前行的概念。

我瞇起眼睛看著眼前30歲的她,一切的情緒混沌和糾結,都在此刻忽然舒坦。

此時窗外繁星滿佈,我已年老而不堪的身子,用盡全力在懷裡撐起她的重量。

​「我差點就忘了,我有多愛你。」

20230525-20230525-DSCF0811-Enhanced-NR-E

Chapter 5 

Chapter 0

「這就是故事的終點了,也是起點。」

 

2078年5月3日

第五次參加下著細雨,75歲的你的喪禮,黑色的傘和西裝,讓畫面重的黑壓壓一片,我看了手中化妝鏡裡的自己,細胞重建手術讓我從45歲的年紀又回到20歲的身體,但這好幾次的輪迴,年紀的概念已經在我腦海裡模糊。

 

2078年5月6日

我來到山上,透著白光的千年古木,像是古老的神明,我打開背包確認一切所需的東西都在:薰衣草茶、肉鬆飯糰、香水、登山外套、頭燈,以及我偽造的身分證。

 

我替自己換了名字:詩芊。

走上前,第六次踩進那塊鬆弛的土壤,此時一道白光籠罩我眼前,我在時空漏洞裡跳躍了兩次。

 

2028年5月6日

我又遇見了你,第六次,每一次都會愛上你,你的鼻子很挺,五官深邃,像是深埋這宇宙為何會有愛的秘密的解答。

 

如果時間走過,不變的、留下來的,那就會是愛,於是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麽地愛你,接下來我又會愛上你5年,失去你20年,接著又愛上你5年,用25年的週期,不斷地追逐我們彼此擦肩卻又曾交集的愛情,就像是在地球望見織女星的光芒一樣。

 

佈滿天際的星空,浪漫卻又哀傷,我知道我會失去你,於是我要放大每次的知覺,擁抱生命裡接下來的每一刻。

 

我會又看見日出的絢爛、看見那隻討人厭的金翼白眉、看見你害怕卻又逞強的可愛、看見你分離時帶有一點點的感傷,我會說謊和朋友有約,但其實是偷跑去找租屋處和咖啡廳打工

 

而我總會不小心脫口而出得低喃:很快就會再見。

 

我會感受腳下沙灘熱情的溫度、你會如浪花湧上我、深吻我的靈魂、你的眼神塞滿了對世界的好奇,因此一起看遍了灰色的火山坑、七彩的海底珊瑚礁,而你又再次於燦爛星空下,替我戴上比織女星還耀眼的誓言。

 

而我會哭泣,因為感動,也因為時間快到了。

我沒辦法在2033年告訴你真相,我害怕綁住你的未來,卻沒想到無論如何你的未來都如此寂寞,而這一切都如此無力,正常的時間線上,你30歲,而我才剛出生,從此我倆不再可能相戀。

 

於是保持時間該有的運作,我又能在30歲時遇見60歲的你,你總是願意承受再次失去我的思念,讓我再次愛上你,45歲時我回到過去,重新愛上你。

星河25封面圖片_edited.jpg

「這就是故事的終點了,也是起點。」

如果知道未來,我仍會在當下做出這樣的決定嗎?

我仍舊想要經歷這一切,你在夕陽西下、夜晚初上之時,望著我深邃地,就這樣一次又一次。

 

即使思念的份量很重,我仍會在那次與你看完電影的海邊脫口而出。

「我都忘記了,原來我這麼快樂啊!」

 

於是時間的概念在愛之前,是模糊卻又清晰的,我們因為愛而充滿熱情地生活,感受人生的推進,我們因為愛,於是能用回憶穿越各個時空的自己。

我整理了在大樹旁跌倒沾上的泥土,星空之下,25年的時間之外,我跑向步道。

「喂,等等我呀!」

「詩芊?好特別的名字。」

「這名字,是有意義的。」

我笑,揚起嘴角的嘴邊肉,笑滿酒窩。

「好久不見。」

星河25 (完)

星河25 IG活動進行中

謝謝你的閱讀,希望這趟故事旅程能帶給你深刻的感觸

2023/7/15前,在我的IG星河25發布的貼文有活動

歡迎分享你的閱讀心得以及想法,或者看看其他人的感觸

只要留言者就可以獲得銀河手機桌布系列、甚至還有即可拍底片相機、
銀河明信片組,以及高品質輸出的水晶畫唷!

​詳細活動辦法,請點下方按鈕前往貼文

bottom of page